负能量堆积地,社障,大概得过抑郁症,本质是个垃圾,别理我就好,谢谢。(关注和评论会让我很恐慌)

随便写写

锦渊与迦音初识在初春的塞外都城。
那时聚集在客店的商客走贩大多从中原或更东南的江南而来,似乎不见尽头的商队携着塞外罕见的丝绸、茶叶和瓷器这些名贵物敲响了塞外的城墙,一颗火热的内心早已开始打起算盘:在这中东与远东的中转都城又能捞到多少的黄金。
然而似火的热情被塞外刺人的寒风打了个措手不及。
但是这次不一样。
直到很多年后,锦渊回想起那时的光景,依然觉得当年的自己简直蠢透了。

评论

© 迦音 | Powered by LOFTER